VISION

瑞天视觉

客服热线:

020-38391285

首页 > 瑞天视觉 > 瑞天荐文

管清友:5000点非常敏感,你有两个选择

2015-06-09
浏览 622

文|管清友,来源|新浪财经

  转自|21世纪明天日报(ID:sjmtrb)


  6月7日,民生证券研究院院长管清友,在新浪“金牌董秘之夜”颁奖活动上表示:以后大家不要再讲“国家牛市”了,这不是国家刻意制造的牛市。


  对于A股后市,管清友认为:5000点肯定是非常敏感的位置,但冲破6000点只是时间问题。至于你是愿意忍受上下300、500点甚至千点的震荡,还是把自己的盈利提前兑现、安静地旁观市场的波动,这取决于个人的风险偏好。


  以下为管清友演讲实录:


  首先祝贺各位获奖的董秘,也向董秘这个群体致敬。我明显地感觉,今年这个阵势比去年要轻松愉快多了,要大多了,根本的原因,他们赚钱了。给了我一个任务,让我来说两句,说10分钟。我想讲几个观点:


  第一,这轮牛市肯定没结束。我想大家都不太愿意听这个了,去年我们一直讲的是这个。我们讲这是一轮资产重新配置的过程,是一轮转型升级的过程,货币宽松的过程。大道理我不讲了,我就用我一个研究员讲的微观的例子,他说这轮牛市还没结束,因为我妈妈还没问我股票,因为上一轮被套住的还没解套。我很想问问,他买的是哪家的股票,这家的董秘今天在不在。所以,这轮股市还没有结束,在这个问题上大家是有共识的,其实是可以掐定的。现在,很多私募大佬满仓操作。


  第二,我希望以后大家不要再讲“国家牛市”了。这不是国家刻意制造的牛市,因为我们有很多考虑,有激活资本市场,激活市场主体,有激活直接融资到间接融资的考虑,但把这样的词扣上一个帽子,我想可能会引起不必要的心理上的波动,所以,我建议以后我们不要用这个词了。


  当然,发明这个词,是很多学者有这样那样的考虑,但是它可能会带来负面的一些东西,但不可否认,我们是面临着前所未有的牛市,这轮市场会到什么时候,说实话,我想在座的很难说一定会到什么位置,本来预测点位也是没必要的,有人用市值比GDP的指标,有人用PE衡量,还有用微观的例子,比如交易所门口卖上证报、中证报的老大娘的行为去预测,我觉得没有必要预测,大家要做的是在这样的市场底下顺势而为。


  第三,5000点的时候,怎么办?我想,这应该是现在大家茶余饭后甚至做梦都在讨论的问题,我们有个研究员讲得特别好,5000点“相见时难别亦难”。什么叫“相见时难”呢?冲上5000点是不容易的,相信绝大部分人是没想到的。“别亦难”是什么意思呢?3000点、4000点很快冲了过去恐怕这也很难,可以看到监管机构对两融态度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各种各样真的、假的利空信息也相继出来,货币政策环境也不像我在去年年底、今年年初看到的那么宽松,态度那么坚定。宏观经济层面,也面临着企稳甚至很多人在讲回升。通货膨胀率上升,大家说是明年年初还是今年四季度呢?总之,在这个敏感的点位,大家有非常非常多的质疑,当然也有非常非常多的小心。这也从侧面证明这轮市场没结束,除了宏观指标以外,大家说高枕无忧,没有问题,或者市场还没有涨到令人发指的时候,但5000点肯定是非常敏感的位置。这个时候怎么办呢?很多年轻的研究员比我有创意,他们最先总结了这个——要么你就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要么你就勇敢做个“追风少年”。至于你是愿意忍受上下300、500点甚至千点的震荡,还是把自己的盈利提前兑现安静地旁观这个市场的波动,这取决于个人的风险偏好。


  那么,5000点,我想就这两种选择——要么你安安静静地待在那儿,我想冲破6000点只是时间问题,要么每天做一个“追风”的动作,在各个板块当中游荡。


  第四,那么做什么板块?中长期来看,尽管大家不喜欢“中长期”这个词,我们依然坚定地看好与转型升级相关的“互联网+”、“智能制造”这些板块。短期来讲,我们非常看好,为了要承托住经济,保证经济稳定运行,推出了一系列稳增长的措施,所以,我们对铁公基这类企业也非常喜欢。


  稳增长的过程,就需要基建拉动,就需要一批基建项目。我们做了统计,倒算了一下,如果今年固定资产投资维持15%增速的话,那么基建增速要维持25%以上,基建里,与铁公基相关的投资要维持30%以上的增速,这还是假定环保投资达到60%以上。维持住15%以上的固定资产投资,才有可能实现我们7%左右的增长速度,这是我们看好铁公基的重要原因。


  下半年,我们看好的主题类都是铁公基,这和敏感的点位有关系。刚才在休息室我和各位交流,这样敏感的点位,可能大家不约而同地把目光投向主题比较确定的投资,比如今年春节之后就在推的西藏板块。西藏第六次工作座谈会马上要召开了,会有很多政策支持,习总各种政策落地是比较实的,从“一带一路”发展战略实施大家可以看到,希望关注国有企业兼并重组合并、西藏板块、智能制造规划的出台等等。


  最后做个总结:这确确实实是个非常好的时代,很难遇上,未来前景有很多,也许我们转型能成功,也许转型还差那么一点意思,但总之,现在我们相信转型能够成功,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谢谢大家!


股市泡沫里“不能说的秘密”

  文|朱宁,来源|意见领袖(ID:kopleader)


  随着中国A股市场近期的火热行情,越来越多的散户开始在市场的赚钱效应下又一次被贪婪所吸引,义无反顾地投入到股市的投机大军之中。虽然这些投资者在一年之前,市场仍然蛰伏在2000点左右的低点的时候,对市场不但不闻不问,甚至可以说是避之不及,但过去一段时间市场的疯涨逐渐扭转了他们的判断。他们不但不再注意市场基本面并未发生明显的改善,而且选择性地忽略因为价格迅速上涨而快速累积的市场风险。


  按照诺贝尔经济学奖卡尼曼教授关于行为经济学的研究,人类在面对不确定性进行决策时最经常犯的一种错误就是代表性偏差(Representativeness Bias) :人们往往会过分倚重近期的,明显的,和直观的亲身体验,而忽视决策背后的长期的,客观的概率统计和历史经验。


  股神巴菲特常说,他的投资成功经验就是在市场贪婪的时候我就变得恐惧,在市场恐惧的时候我就变得贪婪。与股神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广大的中小散户,他们往往是在市场恐惧的时候,比市场还要恐惧(譬如去年的这一时刻),在市场贪婪的时候,变得比市场还要贪婪,贪婪地完全忘记了风险(譬如目前的市场环境下)。


  这背后主要的主导力量,就是上面提到的代表性偏差使得投资者用短期的上涨去预测长期的上涨,因此股市上涨,投资者的情绪和投机心理也越是高涨。


  而在市场短期巨大涨幅和赚钱效应的影响下入市的投资者,也不可避免地面临着他们投资理念与生俱来的挑战,那就是无法判断何时获利平仓。卖的早了,害怕错过了今后进一步的市场大涨,卖的晚了,怕重蹈2008年6000点后套牢的覆辙。因此,近日在市场里听到的最多的辩论,就是就算我们真的置身于一次泡沫,那么泡沫何时见顶呢?


  泡沫何时见顶呢,这恐怕是一个泡沫时期所有投资者都问自己,都希望得到答案的一个价值万亿的问题。然而,这又是一个连蜚声全球的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耶鲁大学的希勒教授,和金融大鳄索罗斯,都无法做出正确判断的一个难题。


  那么,如果目前的市场不能够给予投资者足够的信心的话,那么没准历史经验可以提供更多的线索。 近期有媒体报道指出, 这一轮市场上涨行情和07年牛市的行情走势高度类似,


  甚至连5/30和5/28的暴跌发生的时间和幅度,也都惊人地相似。


  乐观的人士认为,这说明大盘至少还再有一千多点的上涨空间。悲观者则认为,如果按照这一趋势,那么市场就没有什么可能突破一万点这一万众投资者翘首企盼的历史高点了。那么究竟孰是孰非呢?恐怕没人知道正确答案。然而,如果说学界和业界在这一问题上取得了任何共识的话,那就是崩盘是无法预测的,因为一旦形成预测,崩盘总比预期来的早。


  道理其实很简单。根据近期去世的诺贝尔经济学奖,美丽心灵电影里所描绘的真实人物,普林斯顿大学纳什 (John Nash) 教授所开创的博弈论(Game Theory)的思路, 如果市场上真的能就泡沫的顶点和发生时间达成共识的话(譬如说,今年年底之前大盘会涨到一万点,并在之后掉头向下),那么肯定有投资者沉不住气,等到市场涨到9900点的时候就开始抛售。


  而要是有其他投资者猜测到会有沉不住气的投资者在市场见顶之前就提前抛售的话,那么很可能会在9800自己先抛,以锁定收益,规避风险。以此类推,如果类似的逻辑重复推演上几次的话,那么事先说好的10000点的顶部,可能连9000点还没达到就不幸夭折了。


  归根到底,股市是信心的市场,是预期的市场。特别是在泡沫期间,几乎所有的投资者都意识到基本面已经完全无法解释市场的疯狂,剩下的就是博傻了。击鼓传花,只要自己不接最后一棒就好。这种投机心理既推动着市场的上涨,也在上涨过程中变得越发的敏感和任性,稍有风吹草动,就有可能引发蝴蝶效应而带来股灾。


  因此,在股市泡沫中,投资者宜且炒且珍惜,千万别问股市何时见顶这种泡沫里“不能说的秘密”。(作者为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副院长)


留言反馈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