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SION

瑞天视觉

客服热线:

020-38391285

首页 > 瑞天视觉 > 瑞天荐文

李肃评6·26股灾:十五年前的同一帮黑手在摧毁中国

2015-06-27
浏览 1878

作者简介:李肃,和君创业咨询集团总裁


      2000年,美国股市的网络热和创业潮波及中国,开通二板股市与制造业整合升级的两种股市思路并行开拓,中国股市跃上了2000多点的新高,经济发展迅速升温,整个社会一反几年前的悲观失望进入世界制造大国的梦境。


      这时,中国的大理论家吴敬琏突然发难,恶言指责中国股市是毫无理性的大赌场,一批海归派的学者紧随其后并大打出手,当时的官员刚刚经历过1995年到1999年的经济低谷和国退民进,三股势力一拍即合并全面合流,气势汹汹地把股市打入千点之下的大熊市。于是,中国经济出了三幕惨不忍睹的悲凉惨景:


      第一惨景是产业升级的梦破了,拥有七家上市公司的产业重组高手华源集团倒了,在股市叱咤风云的产业整合先驱德隆公司死了……


      第二惨景是龙头银行的利飞了,濒临破产的国有银行被国家补贴了几万亿,因海外上市而低价贱卖,国外投行赚走了几万亿,中国银行飞了……


      第三惨景是网络公司的钱没了,马云的资本对中国股市望洋兴叹只好屈就外国风投,百度、新浪……无不如此;


      中国股市因为这三群害群之马,失去了历史国有资源的重组机会,损失了现实优质行业的价值增值,丧失了互联网巨头们的未来资本话语权,这三大恶果相加,中国失掉的何止是数十万亿资产,而且是坐失了中国崛起的巨大机遇。


      时光流逝了十五年,中国进入了习近平时代,民族复兴的伟大事业刚刚起步,丝绸之路复兴计划如火如荼,高铁与石油等领袖企业在横扫世界,全球精英东进与中国创新创业合流,新三板的改革亟待股市热潮激活……如此大好的形势,是我们2000年根本无法想象的,中国需要万点股市的中国梦,而中国梦的全面实现更需要万点股市的支撑。


     但是,就在如此重要的历史关头,三位改革理论家又闯了出来:


     那位大理论家吴敬琏矛头直指政府的积极作为,并毫不顾忌地大谈清算党国体制;


     而那位吴敬琏的弟子李剑阁虽身居高位仍毫无顾忌,全力批判所谓“国家牛”,把矛头直指政府的系统性政策;


      至于当年刚从海归回国就对中国股市下黑手的许小年,更是杀气腾腾地放出狂言,认为这轮推动股市的政策制定者都该杀尽……


      一时间,2001年的场景又回到中国,三股势力合流打压股市,形成了摧毁股市信心的强大逆流。于是,中国股市刚到5000点就被他们横马立刀,刚刚唤起的股市信心又被拦腰斩断,2002年的历史惨剧又开始重演。


      关于中国股市,我们以自己参与中国股市30年的历史经验,中国过去的五轮牛市各有特色,每次冲天后都被政府封杀,没有进入持续性调整产业结构的状态。


      但是,今天的中国可不是2000年和2007年的中国,习近平新政的经济理论与经济国策已经趋于成型,中国的世风开始大变,特别是三中全会的改革路线图与四中全会的依法治国策,都在给这些打压中国股市的黑手敲响的警钟。因为:


      第一、从三中全会的改革路线上看,打压股市的黑手们错判了中国的改革大势。


      吴敬琏从八十年代就以“吴市场”著称,他和许小年、李剑阁在思想理论上都是一个体系,就是用自由资本主义的市场观念衡量现代市场经济的股票市场,认为政府管多了就是计划经济,股票冲高了就是投机炒作,货币发多了就必定通货膨胀, 国有企业做强了就是垄断……


      但是,全面完善市场经济体制并不是习近平新政的改革创新点,中国的市场化改革从十一届三中全会起步,到十八届三中全会画上了理论争论与方向摇摆的句号。事实上,三中全会真正的改革创新,一是国家治理能力的提升创新线,二是国有资本管理与混合所有制的改革创新线。对这两条创新线,“吴市场”都做出了南辕北辙的误判。


     何为国家治理能力的提升创新?就是如何建设有为政府,并对现代市场经济的三大理论进行创新与超越:


      凯恩斯主义是对原教旨自由市场经济的第一轮否定,其国家治理能力三位一体,一是各级财政的二次分配与赤字预算,二是国有资本与国有企业的战略投资,三是社会保障与社会慈善的法制运筹,由此而加大政府直接刺激需求总量的力度。习近平新政在创新凯恩斯主义,靠丝绸之路复兴计划刺激全球需求,也在用有效政府的能力推动中国股市的健康发展,把过剩的中国资本引向股市投资。


      供给学派是对原教旨自由市场经济的第二轮否定,其国家治理能力一分为二,一是各种政府政策的倾斜运用,二是各种政府资源的倾斜配置,由此而加大了政府直接引导供给结构改变的深度。当前的股市大潮,是政府产业引导政策的有力工具,是习近平新政发展供给学派的重要领域。


       货币主义是对原教旨自由市场经济的第三轮否定,其国家治理能力十分聚焦,就是通过发行货币量来一揽子调节经济总量增减,由此而加大政府间接影响经济发展的强度。习近平新政拥有全球最强势的货币发行潜力,有巨大的空间超越发达国家的货币主义政策,并联动增加外汇储备与推动利率趋零而撬动股市。

 

      何为国有资本管理与混合所有制改革?习近平新政在认真总结30年国企改革经验,重调了中国的改革方向。


      八十年代国资管理对象是国有经济,包揽天下的政府主导整个经济生活;


       九十年代国资管理对象是国有资产,负担沉重的财政主导国有企业的抓大放小;


       世纪之交的国资管理对象是国有企业,踌躇满志的国资委主导国企战略提升,实现了规模扩张与效益提升为目标的重组扩张;


      未来十年的国资管理对象是国有资本,国有资本的基金化管理为纵轴,一切竞争性行业都要进入股市推进混合所有制是横轴。以新加坡的经验为例,国有资本管理运用主权基金的方式管理,淡马锡投资公司投资的一切企业都不再是国有企业而是以上市为目标的混合所有制企业,他们消灭了国有企业的概念,把国有资本控股的企业彻底市场化了。这时,政府主权投资基金为了追求国有资本的最大化增值,以推高股票市值为重要的社会责任。


      综上所述,习近平新政是建立在有为政府基础上,对中国经济的下滑不会无动于衷,对全球经济的巨变不会无为而治,其宏大的战略目标是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今天,我们为股市兴衰而进行的争论,是整个改革思路争论的冰山一角,不把股市的害群之马逐出改革阵营,将会危害中国未来30年的改革大局,并让我们建国百年的中国梦彻底破灭。


      第二、从四中全会的依法治国策上看,逆袭中国梦的黑手们错判了中国的法治大势。


      中国20年来思想理论“不争论”,口出狂言“不追究”,导致精英学者与民粹愤青趋同,都以随心所欲与无视法律为眼球经济的最高境界,不知道依法治国就是要惩治这种恶习。2005年,我看过郎咸平在清华高呼“中国处于500年最黑暗的时期”,引来雷鸣般的掌声而整个社会集体失语。但是,四中全会的依法治国方向明确,中国在以新加坡的李光耀为民主与法治坐标,用儒家文化与法家文化的统一,教化现代化的民族精神。


      在依法治国问题上,吴敬琏与许小年的误判就更加严重了。在吴敬琏看来,依法治国就是废除“党国”。但现代政治的常理是执政党立法,我国宪法规定的共产党领导,就是法定了执政党的立法权与变法权。于是,四中全会依法治国的本质是任何个人都不能凌驾于法律之上,而绝不是回到无党无主离散政治生态。


      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吴敬琏的言论在明显地违背宪法,而许小年为打压股市的狂言就更加离谱了,其攻击对象已经聚焦到特定的智库人群,再具体一步就不仅是违法,还有犯罪动机了。


      从这一意义上讲,吴敬琏的违宪言论和许小年的违法狂言,都不该姑息迁就,我们要把中国的依法治国进行到底,就应该从股市入手对所有违法违规的害群之马绳之以法。

留言反馈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