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SION

瑞天视觉

客服热线:

020-38391285

首页 > 瑞天视觉 > 瑞天荐文

价值投资的核心是坚持正确的价值观

2015-10-21
浏览 436

转自公众号:熵一

 

    在一个投机取巧盛行的文化里,投资人和上市公司始终是处在一个相互欺骗和相互背叛的游戏中,这场游戏始终需要吸引新的无辜的人加入,这必然伴随着许多人的血泪,终结一定是一批人的倒下而个别人暴富,既无法进化出一个好公司,也不会进化出好投资人。

    我怎么也没有想到,当年那么如饥似渴地追求金融学,人到中年后却不再对估值模型、交易策略和市场指标感兴趣了。在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漫长的熊市中,我苦读维特根斯坦,现在回头再去看巴菲特,竟有了完全不同的理解。过去我总想从巴菲特的只言片语中找到市场方向,现在想起来,巴菲特没有教会我任何可以复制的方法,他真正伟大之处在于他身体力行的价值观,价值投资则是他的价值观的一种体现方式而已。所以,我现在感觉价值投资不是一种致富方法,而是一种人生修行。

    我现在更注意那些原本被我忽略的巴菲特言行,我将其归结于一种美德。比如:他热爱生活,热爱工作,年过80还继续从事他热爱的事业;他忠于爱情和友谊,没有因财富和分歧而抛弃发妻和老友;他生活朴素,住老房子开旧车,穿件老套头西装;他乐善好施,决意将大部分财产捐给慈善事业用于人类的进步;他教子有方,真诚坦率,他意志坚定,笃信自己的判断,从不考虑在华尔街拥有办公室,因为“那里的消息太多了”;他对人性有深刻的理解,买入一个公司前会和管理者推心置腹交谈,内容往往不涉及估值和业务,而是“要看他是否是一个能和你一起喝一杯啤酒的人”;他绝不随波逐流,追涨杀跌极少与他有关,他只买他能理解的股票。所有这些美德散落在各种有关巴菲特的书籍和报道的角落里,以前从未引起我的注意,直到在沪深股市起伏那么多年之后,我才发现这些美德,而且这些并没有超出常人力所能及的范围,唯一重要而可贵的是,他把上述美德坚持了几十年。

    我认为巴菲特的财富是他的美德正好体现了进化的要求,大自然和造物主赋予了他的财富成功,不是希望我们去复制他的技术和方法,而是树立了一个美德楷模,并赋予了激励我们的动机。坚持上述美德的人获得了巨大的财富,远远超过了个人的财务自由之后,他几乎帮助了他的早期股东全部实现了财务自由。想通这一点后,我觉得我应效法他的美德,而不是学习他的方法。而效法美德本身应该是无目的的,不能以财务自由为目的去效法这种美德。康德说“人就是目的”;维特根斯坦说,“人的一生是一场道德的拼争,要拆毁骄傲的大厦,去做一个更好的人。”

    维特根斯坦传记中有关他放弃全部财产的那一段我曾不太理解。维特根斯坦是原奥匈帝国首富家庭仅有的身体无残缺的男性继承人,他继承遗产后,将其全部转赠给了两个姐姐。许多人质疑他的慈善动机,为何不捐给更需帮助的穷人?他回应:突然把一大笔钱分给穷人只会让他们堕落。直到我读了威尔逊的《地球的社会征服》后,我才理解了他的动机(或按维氏的话应该这样说:我才不再对他的动机感到困惑了,并将这种困惑的消失视作是一种理解的结果)。在最近一次冰河到来之前时期的化石发掘来看,当时最小的蝙蝠躯体也比现在你用的脸盆大,而最大的海洋动物则能长到130吨。威尔逊说,很难找到环境或基因突变的证据来解释为什么动物们会进化得这么大,只能从结果反过来去理解他们,只能依靠比拼个体来获得生存空间,因为当时地球上大多数物种都还没有进化出社会化的生存能力。

    站在今天,反过来看待过去的历史,似乎就容易理解维特根斯坦的动机。穷人的窘境是竞争的结果,你只能致力于维持一个公平的社会,鼓励所有人去参与竞争,并接受这个结果,而不是用你的钱和同情心去改变结果本身。不断地把ST类型的垃圾股继续重组,可能会使得市场无法培养和鼓励投资人买蓝筹股的习惯;不断地兜底和刚性兑付,可能会使得市场无法让投资人建立一种正常的风险预期,并最终提升了全体参与者的融资成本,从而无法实现优胜劣汰的进化效果。那么我们得到的是倒退。如果我们教条地执行“稳定压倒一切”的理念,而不是去解决问题,鼓励创新,不是沿着进化论的道路去维持一个优胜劣汰的市场,那么,稳定最终将压倒它自己。
    维特根斯坦放弃全部财产时花了一大笔钱聘请律师,负责监督这些接受他赠予的亲友,禁止他们以后用任何形式来资助自己。受聘的律师团无比惊讶地说:“你这是财务自杀”。读到这一段,我一声叹息,我大多数时间在考虑如何获得财务自由,我现在理解了,人如果要靠财务来实现自由,则精神和财富将永无自由之日。

    我对巴菲特“低价买入蓝筹股并长期持有”的理念十分认同,但现在有了完全不同的想法。首先,对低价买入蓝筹股来说,什么是低价?10倍市盈率买入,20倍抛出就是价值投资了吗?我是在实践价值投资还是在炒市盈率?这种投资方法和对冲基金分解期权delta,然后炒波动率不是一回事吗?25%的波动率买入合约,45%的波动率抛出合约,仅仅是标的物不同而已,哪有什么价值投资?若把价值投资归入美德和价值观,那么在伦理范畴里,没有什么逻辑可言,没有因果关系,没有技术分析,那些我能描述的东西,只是借助着具有逻辑功能的语言把你带到了不可言说的伦理边界,你要凭自己的理解和冲动去冲撞这个边界,从而得到自己的理解。维特根斯坦说,“不可言说的事物显示着自身。”

    我现在理解的价值投资是:给好公司投钱,然后和它一起成功。并不是巴菲特选股有多么高明,而是那些被他投资的公司都是进化的胜利者,是在残酷的优胜劣汰竞争中剩下的幸存者,是在市场中锻炼出优质基因的冠军。巴菲特不过是早年就加入了他们的队伍并持之以恒地坚持下来了。那么,该怎么找到这些奥运长跑冠军呢?过去我有许多答案,从财务报告,行业周期,技术革命,估值模型等各个角度去分析;现在,我认为答案只有一个:去做个更好的人。恩格斯说过:“伟大灵魂总是相互吸引的。”当你是个高尚的人时,当你具有美德,品行和操守时,你就会相应去选择和你价值观相近的公司,这些公司应体现勤俭、努力、创新和忠诚的品格,分别对应了“成本节约,高效生产,技术创新和股东回报”的特性。

    具有这些品格的公司一定会在公平的市场竞争中获胜,当然,这种胜利一定是曲折反复和艰难困苦的,因此,一定要长期持股。当然,对于再好的股票,也要重视低价买入的要求,从某种意义上说,这就是对上市公司提出了更严苛的要求,而不是一味地推高股价给其造成激励。今天的万物不正是从严苛的生存环境中进化出来的吗?资本市场就是个进化中的热带雨林,造物主通过你来体现它的意志。让你带着严苛的条件去资助一个需要帮助,且值得帮助的好公司,让这个好公司在市场中得到锻炼,磨炼竞争力基因,最终胜利,而那一天,你也获得了回报,你和那家上市公司都是进化过程的结果。

    从这个意义上讲,高尚的投资人会选择出高尚的公司一起进步。而在一个投机取巧盛行的文化里,没有人会奉行美德,投资人和上市公司始终是处在一个相互欺骗和相互背叛的游戏中,这场游戏始终需要吸引新的无辜的人加入,这场游戏必然伴随着许多人的血泪,终结一定是一批人的倒下而个别人暴富,既无法进化出一个好公司,也不会进化出好投资人。

 

留言反馈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