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SION

瑞天视觉

客服热线:

020-38391285

首页 > 瑞天视觉 > 瑞天荐文

房子改变了整整一代人的价值观

2016-10-10
浏览 280

日前上海证券报8版头条刊发了篇专栏文章《央行有捍卫人类价值观的天然责任》,署名作者是大房鸭公司董事长周洛华。


周洛华说:“20年前,人们只要有一份体面工作就感觉有保障;10年前,只要银行有一大笔存款就感觉安全;今天,要有好几套房子才会有安全感。”就算房价上涨可以用各种数据来说明与央行货币政策无关,但上涨的房价的的确确影响了今天人们的价值观。


周洛华得出结论:“泡沫破灭后之所以可怕,并非因为资产价格暴跌,真正可怕的是人的幻灭感。一个年轻人辛辛苦苦为之奋斗的事,突然发现那只是一场泡沫、幻觉,他会很长时间恢复不过来:不仅是他做多的资产价值垮了,更重要的是,他的价值观垮了。”


文:周洛华 


央行有捍卫人类价值观的天然责任


泡沫破灭后之所以可怕,并非因为资产价格暴跌,绝大多数情况下,资产价格都有对冲工具,真正可怕的是人的幻灭感。一个年轻人辛辛苦苦为之奋斗的事,突然发现那只是一场泡沫、幻觉,他会很长时间恢复不过来:他的价值观垮了。


身处在房地产业第一线,让我有机会近距离看待那些最近急着买房的年轻人。他们充满朝气,为来到这个伟大的城市而兴奋,对自己的前途和房价走势都感到乐观。


我在他们这个年龄时,签下这么大的合同并承担这么多贷款,一定要深思熟虑。但他们已没有了我们身上的迂腐和懦弱,他们真是乐观奔放,一往无前。他们身上没有忧伤,悲痛和焦虑,如果说有的话,只是担心借的钱还不够多,还没把银行政策用足,仿佛没有背满负债额度就是虚度青春一样。


这些年来,从股市到楼市,我见过的泡沫,每次都不一样,但泡沫中的人都一样。我记得好像是利伯曼的书,研究英国光荣革命之后300年的社会各阶层的变化。


他宣称,英国社会是通过将中产阶级不断贫困化来提高国家整体素质的:一次又一次,英国中产阶级通过自身努力来到了社会中间层,他们踌躇满志,对自己的能力和国家的前途充满信心,然后这种乐观情绪就像一股洪流把他们裹挟着推送到一个新的属于他们时代的泡沫中去,泡沫破灭后,他们又回到社会底层,与之伴随的就是英国底层社会的民众普遍都受过良好教育,接受主流的核心价值观,英国因而实现了国家的整体进步。


解析房价上涨的原因,各方总是争论不休。而每当有人指责央行投放货币过多导致房价上涨过快时,就会有主流经济学家用翔实的数据、严谨的逻辑和深刻的理论来论证房价上涨与央行货币政策无关。


我不想参与这类争论,今天就说说另外一个平行的命题:央行货币政策是否会影响人们的价值取向乃至价值观的建立?看来我的主要注意力应放在哲学上,而不是金融学。


维特根斯坦说过,语言的一致性源于生活形式的一致性,人类共同的生活形式为语言提供了理解的参照系。“价值”和“价值观”在汉语中只差一个字,而在英语中则是同一个词,Value。


我在想,是否最初这两个概念具有同样的应用场景,以至于人类会使用同一个词?


我进而猜想,央行可能既没有捍卫资产价格的责任,也没有捍卫汇率稳定的义务,但应有捍卫人类价值观的天然责任。


我编过一个老掉牙的故事,卖冰棍的小女孩,大热天你买冰棍时,小女孩为促成交易,答应给你买一送一,我把这根送你的冰棍看成国债利息。如果天气炎热(相当于通胀严重),为补偿你承担的回家途中冰棍融化的风险(利息相当于给投资人该货币贬值的风险补偿),不得不多送你一根。


而到了冬天(相当于通货紧缩),根本不会有人多送你冰棍。我认为,世上根本没有时间价值,只有风险补偿。好了,核心问题是风险。


我们来看看世界各国的央行是如何通过人为操纵风险进而影响人类价值观的。美国爆发次贷危机后,不仅美联储主席开直升机去华尔街撒钱,他们更做了一件惊天动地的事:改造气候预期。


美联储不仅投放了货币,购买国债,压低利率,还通过公开市场操作(两次扭转操作,twist operation)降低国债利率的波动率。这就相当于美联储这台造雪车不仅把气温降得很低,还成功地在人们心中建立了“气温将长期保持低位”的预期。


这就影响和改变了人的价值观,进而影响了人的主观活动和判断。


美联储资产负债表并没有扩得很大,考虑到美国经济的体量,耶伦和前任都没有印太多的货币,不能认为他们用印钞票的办法把美国股票炒高了。


这个机制其实是这样的:美联储通过改变人的预期和观念,使人们相信天气将长期寒冷,利率将长期低位,因此,可以御寒的蓝筹股股票就像鸭绒大衣一样抢手了。


至于这样做有什么后果,我不知道,诸位如果实在对这个问题好奇的话,应该去请教国内的经济学家。


我国央行有没有通过改变人的预期进而影响社会价值观呢?我回答不了这个问题。我感觉20年前,人们只要有一份体面工作就感觉有保障;10年前,只要银行有一大笔存款就感觉安全;今天,要有好几套房子才会有安全感。衡量家庭财富的主要参照系不是央行发行的货币,而是房产证。


过去14年,绝大多数月份的CPI同比一年前的涨幅都超过当时一年期存款利率,对此,相信每个人的感觉都是非常敏锐的。


部分西方发达国家目前采取“负利率”政策,其实只是让名义利率变成负数,而他们的通胀率CPI其实早就是负数了,而你把两个负数相减的话,这些国家的货币政策其实是微弱的正利率。


一个国家长期执行负利率,结果会是什么呢?你存在银行的钱的购买力会越来越弱,而你购买实物资产的话,你的资产会越来越高,尽管我国的按揭贷款利率比外国高,但是,我国央行在提高利率的同时,也消除了做多房地产的风险,因为恐怕没有人会怀疑银行存款利率跑输房地产价格涨幅。


而一项资产价格下跌的风险一旦被人为消除,那就只有一条路可走了。于是,整整一代年轻人都在其生存的金融环境的教育下,都深信人民币购买力不如房子稳健;人民币贷款越多越划算;一线城市的楼价只会涨,不会跌。于是,我就看到了文章开头的那一幕。


我小时候的社会风气还是勤俭节约,量入为出,这种价值观可能和我国长期物资匮乏有关。随着我国加入WTO,人民币加入SDR,新时代的价值观已在年轻一代中树立起来,并深入人心。


为一代人建立一种新的价值观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此,不要轻易去毁灭它、改变它,我相信我国央行有能力继续保持我国货币政策的稳定。


泡沫破灭后之所以可怕,并非因为资产价格暴跌,绝大多数情况下,资产价格都有对冲工具,真正可怕的是人的幻灭感。一个年轻人辛辛苦苦为之奋斗的事,突然发现那只是一场泡沫、幻觉,他会很长时间恢复不过来:不仅是他做多的资产价值垮了,更重要的是,他的价值观垮了。


作者:周洛华,曾任上海宝山区发改委副主任,国泰君安投资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并购部副总经理,上海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


来源:九个头条网 ID:o2onds

转自:熵一荟


留言反馈

 *

 *